5分排列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分排列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分排列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8 22:29:4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地时间5月29日,在应对疫情的每日例行新闻发布会上,英国财政大臣里希·苏纳克宣布了政府对“强制休假”计划的调整,称从八月份开始,雇主将同政府一起“分摊”这一计划的成本,为带薪休假的雇员支付部分工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此,周忠和在提案中建议,应尽快启动法律修订工作,并在修订法律的同时考虑科普法治体系建设。比如,从理念上更加突出以人为本,维护和保障公众参与科学事务的权利,获取科普信息的权利,享受科普发展的福利;从内容上加强规制衔接,增强科普法对地方和部门法规的健全完善、规范指导;从内涵上鼓励科学精神、科学思想和科学方法的传播和普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劳动保障部门对落实带薪休假制度情况加强监管,督促用人单位履行落实职工带薪年休假制度的法定义务,出台鼓励政策,对落实好的单位进行奖励,对发现的违法行为依法及时予以查处。“某种程度上说,谣言比病毒更可怕。”今年全国两会期间,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理事长、中科院院士周忠和委员表示,此次疫情期间,新媒体上出现的许多传播力、影响力巨大的抗疫科普作品,在引导公众科学应对疫情、科学生活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。与此同时,网上传播的各类伪科学谣言,引发公众恐慌,却找不到追责和执法的法律依据。“科学技术普及法(以下简称科普法)已经施行18年,科普领域形势已大不相同,大量专业科普从业者的出现,也带来了一系列新问题。是时候对科普法进行修订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根据现有科普法,无法追究地方政府不履行科普法确定的‘逐步提高’和‘增长’的科普经费责任。”在中国科普研究所创作研究室主任、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秘书长陈玲看来,现有法律下,有些规定长期“形同虚设”。作为创新发展一翼,如果没有相应的法律保障,新时代科普也难以真正发挥与科技创新同等重要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2年颁布并施行的科普法实施以来,我国公民科学素质从2001年的1.4%提升到2018年的8.27%。科普法为公民科学素质稳步提升发挥了历史性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时,她提议加大对职工带薪年休假法规政策的宣传力度,加强用人单位休假配套制度建设,积极推行岗位多能工和AB角制度,不断完善职工休假保障制度,做到工作不断、秩序不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介绍,我国《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》自2008年1月1日起施行。条例规定:职工累计工作已满1年不满10年的,年休假5天;已满10年不满20年的,年休假10天;已满20年的,年休假15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安排适当的休假对国家、企业和个人都有益,是多赢之举。”王雁建议,对现行《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》第三条关于年休假天数的规定进行修改,按工龄计增带薪年休假天数,并将年休假天数上限改为20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从目前带薪休假落实情况来看,民营私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未完全落实甚至根本没有年休假制度,尽管雇员少休或不休带薪假会给雇主和企业带来一些短期实惠,但长此以往,对员工身心健康和工作效率的负面影响会抵消这一短期实惠。长远来看得不偿失。”在她看来,良好的劳动保障和较多的休假福利对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吸引、留住高素质人才,增强竞争力,保持长远健康发展具有重要意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18年来,科普法没有修订也没有制定实施细则,在新形势下遇到一系列问题,比如科普经费投入,网络科技传播的科学性严肃性等问题,亟须科普法给予更加有力的保障。